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求仙则仙第八百八十章当断则断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八百八十章 当断则断

“他在苑灵山上修行,但不少路过的人都说……感觉不是很舒服。”陆秋恩观察着陆星脉的表情,一边十分小心地修改自己的措辞。

陆星脉没想到陆秋恩说的是这个:“感觉不舒服?”

陆星脉仔细想了想,恍然大悟。

如今,商六甲在苑灵山的洞府中,其实正在修炼的是陆星脉给他的诛魔种功法。因为商六甲的身体受到过一次入魔影响,虽然他成功地夺回了自己的理智,但是,他的心中已经埋下了一颗魔种,在今后他突破时,这颗魔种随时可能跑出来捣乱,如果商六甲能够熬过去也还罢了,熬不过去,他的身体控制权便又会被新诞生的“魔人”所夺走。

商六甲自然不愿意,这是一个隐患。

但之前的商六甲没办法。

他没有,陆星脉却有,考虑到将来商六甲会和唐承念一起历练,他便是为了自己的徒弟也要帮商六甲消除这个隐患,因此,他便将一本诛魔种的功法教给了商六甲,在一个月前他们刚刚到达辅天教的时候。这种功法能够彻底根除魔劳动力价格涨幅相对更大。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建筑工地木工、瓦工工资上涨20%—50%;吐鲁番畜牧业养殖大户反映种,令魔种完全被消灭。后来他带着唐承念来到地下堡垒修行,而商六甲则被他派去的人带到了苑灵山。

苑灵山虽然只有商六甲一个人居住,但偶尔也会有人飞过。

在修行诛魔种功法时,免不了使自身的魔气泄漏,毕竟,只有先逼出魔种,才能诛杀之。

想来那些路过的人,就是感觉到了这种魔气吧?

他们虽然不一定接触过真正的魔,但都会本能地感觉到这种魔气对自己有不好的影响,因此才会找到陆秋恩,将这件事情告诉他。怪不得陆秋恩会找过来,毕竟陆星脉叮嘱过,谁也不许去苑灵山,更不许打扰商六甲。诛魔种是一件需要全心全意的事情,如果有其他人打扰,谁都不知道会出怎么样的意外。

当然,陆星脉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防止陆秋恩猜到商六甲的身份。去找他晦气,因此,陆星脉刻意不准陆秋恩与商六甲有交集。幸好,他这招有备无患还真不是白想的,陆秋恩果然还是听说了商六甲。不过,显然他还没有想到商六甲的身份。毕竟,陆星脉并没有让人意识到商六甲与唐承念之间,能连成线,下命令的人从头至尾都只有陆星脉一个。

陆秋恩大概将商六甲当成了陆星脉哪个朋友的后人。

不过,倒也没说错。

昔年陆星脉名声不显时,与商六甲之父商壬甫倒算是熟人。

朋友肯定谈不上,商壬甫被陆星脉欺负惨了。

但商六甲倒是勉强可以算作故人之子吧!想到这里,陆星脉的态度就变得十分自然。

他往往这样,只要他可以把自己说服。谁都会被他骗倒,但若是不能,他的心虚演技简直教看客都觉得尴尬。

“哦,那个啊。”陆星脉露出无所谓的态度,道,“他在修行一种特殊功法,你通知其他人尽量避开苑灵山就是。等他修行完毕,那种气息就会自然而然的消散,你们不用担心,这种功法并不危险。不会让任何人受到影响……不过前提是你们别接近。”

“是,我明白了,我会通知下去的。”陆秋恩点点头。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是……老祖。我也接近苑灵山,那种气息,真的让人觉得很难过。他修行的功法,是怎样的?”

陆秋恩想破头也不会想到“魔”上去。

在这个修真界,满地灵气,魔气稀少。魔族虽然有天生强悍的体魄,但得不到魔气的滋润,也免不了变得虚弱。因此,不管是在云泽大陆还是别的地方,魔族都已经算得上是边缘人物。当然,再边缘,余威犹在,谁要是听说身边的人修行了魔道功法,都会立刻与之割袍断义。

这也是一种畸形发展带来的坏处。

因为地理缘故,灵气压迫魔气,魔气越来越稀少,有部分魔族修士就免不了走上用人血、尸|体、甚至是活人,灵魂来修炼的旁门左道,这种伤害他人的魔修,自然人人喊打。长期影响下,便给人一种“魔修都是丧心病狂”的印象。当然,如果魔族不能控制自己的神智,比魔修更狠,但如商六甲这样,一旦诛魔种成功,便既与其他修士一样脑子清醒,又得到了魔族强大的体魄实力,甚至能继续吸收灵气,其实对旁人没有害处,只是实力提高而已。

但因为众人有刻板印象,陆星脉自然不会给商六甲招惹来麻烦。

即便这是陆秋恩,他也不会提起。

“没什么,他中毒了,须得修炼这种功法才能将毒彻底消灭。”陆星脉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原来是毒!”这个答案陆秋恩能够接受。

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老祖,之前我误会了……”

“没什么,总之你要记得提醒其他人,千万别去打扰他,否则……”陆星脉摇摇头。

陆秋恩点点头,态度坚定地道:“是,我知道,绝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您带来那位客人。”

既然是中毒,那就无妨了。

这个理由既能打发陆秋恩,也能打发那些心怀质疑的人。

陆秋恩道:“那么,我这就去通知那些人,免得有人不清楚情况,路过的时候自作主张……”

这种情况当然是极少的。

况且陆星脉也知道商六甲对唐承念有多重要,他一直多留心看着苑灵山那边呢。

“你真的不打算和她见一面?”陆星脉看着陆秋恩,似笑非笑地问道。

陆秋恩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渴望。

不打算吗?

如果说不想,这当然是假话,他想,他见到唐承念。

可是,陆秋恩仔细地思索完以后,却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道:“不了。”

“不去见她?”陆星脉看着他的表情,揣测他这说法中有几分真心。

陆秋恩轻轻地点了点头:“是,我不见她了。”

何必相见呢?

早知道已经没关系,也没机会,见一面,也不过是对他自己的折磨罢了。

他有这些公事傍身,倒能借着这样的机会,育有3子。罗雅尔则是奥朗德前伴侣彻彻底底地将她忘了。

“老祖,我走了。”

“嗯。”陆星脉没有挽留他。

本来,陆星脉倒是想过提醒陆秋恩一声,唐承念很快就会走。

毕竟,唐承念最近几天只有零散的客户要求转存。  正在银行取钱的市民杨女士告诉只剩下那最后一剑。

等她学会,就出师了,陆星脉更不会留她。

接下来,唐承念或许会有许多年不回来,等到那时候,陆秋恩想要见她都见不着了。

只是陆秋恩到底是他的同族后人,他并不希望陆秋恩真的被他的话伤得体无完肤。既然陆秋恩自己愿意当断则断,陆星脉自然只会配合他,哪有自己亲自让陆秋恩后悔的呢?他看着陆秋恩,道:“既然你愿意忘了她,那么,在完全忘记之前,就干脆不要再来了吧。”

陆秋恩转身时犹豫了一点,不过很快点点头,离去。

这回,他抽身得极为果断。

陆星脉欣赏地看了一眼陆秋恩的背影,一边庆幸他能头脑清醒,一边笑自己。

陆秋恩都能看开,他却看不开。

……

唐承念用了三天,才从洞府中出来。

不过,考虑到这回她是自学,陆星脉还是对她的效率大大赞赏了一番。

这不游戏还创新性地加入了68种当前最流行的游戏元素仅是剑招,还是仙人传承的最后一剑,陆星脉都忍不住想唐承念是否需要他的帮助,谁知道,不过三天,她竟然就已经学会,自己出了洞府。

陆星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成了?”

唐承念浑身上下的气度一新,她只不过轻轻点头,也给人一种极为沉稳的感觉。她语气平静地回答道:“成了。”

淡淡两个字,居然给唐承念说出了掷地有声之感。

明明只是一剑,之前还让陆星脉觉得可惜的唐承念身上竟然已经莫名染上了一种剑客的气息。这是外人眼中的陆星脉,也是如今陆星脉眼中的唐承念。

“你身上这气势倒是骇人。”陆星脉虽然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气势,但并没有真的被吓住。

毕竟,他自己身上的气势,与这种可分别大了。

果然,唐承念嘴角一挑,便像是一座冰山瞬间垮倒:“哈哈,到底被师父您看穿了。”

这气势是唐承念故意放出来唬人的。

若是等将来遇到麻烦的事情,剑气一放,能省事不少。

陆星脉听了她这样做的原因以后,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能够放出这种恐|怖气势的人,心中所想的原因居然是这个……换了谁被坑,等知道真相都恐怕都难以接受吧?陆星脉想了想,由衷地告诫:“如果将来你成功用这种气势唬住了人,千万记得,别告诉他真相。”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相当之诚恳。

唐承念笑着点点头。

她问:“既然我已经全学完了,那我今日出发?”

相处不久,但她已经习惯于陆星脉的雷厉风行。

“嗯,我先带你去苑灵山,将商六甲接出来。”陆星脉果然立刻向外走去。

“他在苑灵山啊。”唐承念跟着陆星脉朝外走,一边问道,“他诛魔种可顺利?”

“呃……等到了你再看吧。”陆星脉的回答十分含糊。(未完待续。)

长春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太原去哪里看白癜风
苏州白癜风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济南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