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军旅生涯当兵哥营养

2021-01-15 来源:

军旅生涯——当兵哥

1978年12月22日下午5时许,一列满载着200多名邵武籍新兵的闷罐军列缓缓驶离了邵武火车站,蒸汽火车头拖着军列车厢不断加快,送行的锣鼓声消失了,欢送的人群及红标语不见了,站台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此时此刻,我的心能够平静吧?经历了知青岁月的我又踏上了从军的路上,列车途经光泽、资溪、鹰潭、东乡、进贤、向塘等站,于次日凌晨到达了江西省南昌车站。

23日凌晨下了军列上了军车,我和邓传金、陈金满、吴建超、许玉芳、陈章爱、黎学义、李荣跃、陈敏杰等邵武籍新兵分配到江西珠湖农场驻军(江西独立二团三营)对外称32731部队75分队。

1979年初祖国南疆中越边界的紧张局势使部队进入特级战备,局势时刻牵动着全体官兵(包括我们这些刚入伍的新兵)的心。人人都写请战书、血书,几乎在同一时间,从班、排、连、营传到了团部,大家发出了同一个心声,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随时准备奔赴前线参加战斗。

那时在学校里同班同只是我相当不喜欢那个毫无用户体验意识的聊天室学黄华明,隔壁3班同学郑友武已赴前线参加自卫反击战。

此刻我看到军人的坚强,此刻我记住了我们这支军队是祖国钢铁长城。

3个月新兵开始了紧张而艰苦的集训,大概是由于个人的身体素质较好,基本动作做的标准规范,时常我与同乡许玉芳给新兵们做标准示范动作。

新兵训练最基本的是走步,河南籍新兵宋金昌新兵总是顺拐,同时迈左脚出左手要不同时迈右脚出右手,常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松溪籍带兵班长何克捷怎么教他都改不过来,整的班长哭笑不得。后来我调任团后勤部时,连队南昌籍孙东、湖南籍邵国华连长就问我“燕华、谁最合适接任你的文书岗位?”我就说了一句话“宋金昌任劳任怨,他能吃的苦中苦”果真后来他在部队表现优良并入党、提干。

当新兵时我最怕的是紧急集合,因为从来不会预先的,而且不分时间.地点,往往是我睡得正香时出现,那急促的紧急集合号一吹,我还没有打好背包就听到连长在门外喊稍息、立正,跑步走!全连围着营房跑一圈,时常我都是狼狈不堪地列数后几名,尔后同乡吴建超战友教我睡觉不脱衣服,睡觉前先把背包打好。实在冷的不行了就在身上盖军大衣,现在说起来我都想笑(现在再也回不到边跑边打背包的那小伙子年纪了)......。

3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与邵武籍邓传金、陈章爱、黎学义、李荣跃、何嘉庆、陈少萍分配在七连,连部点有我(在四班)和李荣跃(在二班)新兵一下到连队首先要学习整理内务,学会叠被子,我最佩服是同乡战友李荣跃,他叠出的被子那真叫一块豆腐块,方方正正.棱角分明,而且叠的速度极快,他的床铺干净整洁,每次评比中都列全连前三名。

连队的生活很有朝气,听军号声起床、出操、休息。大家一起军训、学习、劳动、站岗。吃饭、前要唱歌,饭前站食堂门口也要唱歌,歌声不宏亮不行,还要重唱一遍,连队的生活很有新鲜感。我最长擅是当拉歌的指挥手了,那场面热闹非凡,让你情绪感染,高昂的歌声与其说是从战友的嘴里唱出不如说是吼出,各个青筋直暴,大家是那样的卖劲,又要别的班,一二三,三二一快,快,快....嘘,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情景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至今我去唱歌最喜欢唱的还是军歌。喜欢那雄壮嘹亮的歌声,每当此时自豪感油然而生.....。

由于平时有爱好看书学习的习惯,只要有时间我就拿起从家里带来的书学习,时常写一些文章和通讯报道,每期出版的黑板宣传栏颇有新颖,深受连队领导和战友们的喜爱。2个月后,连她也不敢告诉家里人自己怀孕了。长孙东、邵国华连长我,调任我去连部当文书兼任通讯班班长,与同乡黎学义战友司号员一起负责连队的文秘、宣传及报纸、信件收发、连部卫生整理及首长的服务工作。

当时部队对宣传工作是非常重视的,每月都要对各个单位的“见报率”进行评比,每个营里都有通讯报道小组,三营由松溪籍吴子华(后转业到南平市任局长)负责报道工作,虽然我写了十几篇稿件投向解放军报未采用(能在军报纸上发表文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据说差不多要近200篇稿件才能发表一篇)但也小有所成,通过我的妙笔生花,能把一些深藏偏远农场的部队班排单位,得以表赞扬名;能把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得以宣传并促其成长进步。

1979年7月参加了省军区文化教员培训班,为期2个月学习生活即紧张又愉快,结束后又回连队担任连队文化教导员。

10月份,团部发现我这么年轻的文书,且军人基础技能突出的原因,就选调我到团部后勤当军械仓库员兼任军械员,由我一人负责全团庞大的军械仓库,足于证明部队上级领导对我的重用和信任,该仓库位于团部农场(新建县甘家山)距南昌市只有二十分钟车程。

刚开始甘家山农场由团一营三连驻防,且主要任务是保障全团粮油军需物资供应,同时兼管军械仓库的警戒,邵武籍战友有徐建民、翁振爱、曹玉梁、游春海等。

同年12月份,甘家山驻军三连与高阳驻军一连调防,从此我的军旅生活就与一连邵武籍战友们结下情深意厚的战友之情,回想起当年的岁月,战友之情历历在目:

在盛夏骄阳似火下,战土们劳动是多么辛苦与劳累,但时常李红旗、印国强战友抱着农场种植沙田西瓜往我仓库送,站在军械仓库不高的围墙上高喊“燕华,拿西瓜”

在严严的寒冬季节里,江西刮起西北风格外寒冷,那时部队所住的房子是用土砖砌起来的,设施简陋,室内没有暖气和取暖设备,夜晚温度都在零度下,郝清福战友特从南昌购买晴龙裤赠送给我(至今穿了四十多年的晴龙裤还保存在橱柜里)显得尤为珍贵。

翁荣辉战友累病倒时,不便呆在营房就躲在我仓库休息偷懒,时时我在仓库里也煮点好吃的营养食物补补他的身体。

邹天桂战友口味好,食欲强,时常肚子饿了就跑到我仓库电抄锅上煮一在锅的面条独自一个人吃,真是吃面食的高手。

何永松战友在农场马班驾驭部队军用拖拉机,时常我也乘坐他驾驭的拖拉机到团部办事或到南昌市游玩.....。

忘不了,紧张的军营生活,曾经我们一起站岗执勤、摸爬滚打训练…,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不后悔!

忘不了,甘家山农场艰辛劳动,站在饭堂前排队报数,高楼市调整仍将继续唱红歌,…我们在部队这个大溶炉锻炼成长。

忘不了,李红旗战友拿来农场酿造红酒与大家一起喝醉、一起谈天说地,.....这种嬉笑怒骂都是一首优美的军旅诗。

军旅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凝聚了情深意厚的战友之情。每年“八一”建军节和春节期间,我与一友们的家属及小孩们都会欢聚一堂,聚一聚,喝点小酒,多年来已形成不约而定,李显基战友说的最美的一句话:“将我们战友之情代代相传下去”

部队是一座大溶炉,是一所大学校。锤炼出了我的钢铁意志,铸就了我的勇往直前精神。

在部队几年里,由于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积极上进,工作上认真负责,心强,加上自身综合素质全面,我多次受到基层连队和后勤机关的表彰与嘉奖,工作上成绩也卓有成效。

从一名普通战土提升为班长、文书、宣传员、报道员、文化教导员、仓管员、军械员。

虽早已离开了军营生活,我的军旅生涯也画上了句号。但庄严的戎装纪念照我会永久永久珍藏,战友兄弟情永远永远渗入心髓,融入血脉,抹不去忘不掉。

你的战友—林燕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军旅

军旅,最初的意思是指军队。后来引申为指有关军队及军队作战的事情。”明王铎《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袁可立)神道碑》:“当大疑大险,军旅之锋刃,国事之齿牙。’”清昭梿《啸亭杂录·太宗读金史》:“太宗天资敏捷,虽于军旅之际,手不释卷。”宋王安石《和董伯懿咏裴晋公平淮西将佐题名》:“裹疮入朝议军旅,国火一再更檀槐。”《东周列国志》第八十回:“于是以文种治国政,以范蠡治军旅,尊贤礼士,敬老恤贫,百姓大悦。

合肥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昆明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
杭州医院男科
友情链接
济南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