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吃过午饭节能

2020-10-19 来源:

吃过午饭,在一根独凳上坐着的秦歌自问道。

那困乏似乎是一下子从体内长了出来,像冬日里的寒意和夏日里的热浪,在自己的体内漫延,整个人软塌塌地,连骨头似乎都变软了,整个人老是打不起精神来。睡意一波波地侵袭着他,眼皮好似被粘合在了一起。他想睁开眼,感觉到眉头很努力地往额头上耸起,额头上挤出深深的褶皱,有着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可这眼睛仍没能睁开。

“要睡到床上去睡,坐在那里连点阳气(精神)都没得了!”妻子嗔怨道。

躺在柔软的床上,瞌睡似浓重的雾笼罩着他,他好像听见了自己打鼾的声音。这声音使得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我不能睡着了!”秦歌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原来秦歌有个预约,在下午两点,他得到土名叫“大弧坝”的地方去接个人。

原来秦歌是在跑“摩的”。

那时,乡村的公路,几乎都是土路,上面总会有一窄溜较为光滑平坦的蹊径,那是人们踩踏出来的。诚如鲁迅先生所说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能在这样的蹊径上驰骋奔突的机动车当数摩托车了,它轻捷灵便,好像一个会轻功的人在奔跑一样,这是其它车辆所不能及的。于是,在乡村,跑“摩的”这行业便应运而生。

与秦歌预约的是一个老熟人,当然也是老主顾了,秦歌自然不会失信于他。人嘛!得以诚信为本呢!

秦歌一用力,从床上坐起,脑子里仍是黏糊糊的,好像里面装的是浆糊,将头甩了两下,也没见清醒多少。他溜下床,站了起来,身子好像棉花一样。他强打起精神,觉得好些了。看来一个人还是得靠精神来支撑的。秦歌想到。

摩托车停放在门口。

上午送了几趟人,便没有推进屋里,同时,把车子放在外面,也当作是一面招牌,有人来找车,一看就知道自己在家里,便可直接走来。

秦哥跑“摩的”在这一带还是跑出了名的,一是他技术好,像那些土公路,在下了雨后,很滑,秦歌把摩托车的前护轮壳取下来,再把前后轮用废弃的链条箍住,仍然能在上面跑;二是他开车比较稳当,除了有急事外,他的车速一般都在三四十码,他跑车,以“安全第一”为准则。所以,他周围的人要找车,都会来找他。

秦歌除了在较冷的时候骑车要戴头盔外,其它时间一般都不会戴头盔,今天也是。因为时令已经要到“忙种”,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戴着头盔很闷热,让人心烦意乱的,影响开车。秦歌骑上摩托车,用脚把侧架撩向后面,然后一脚就踩燃了,摩托车高亢的声音令秦歌有些兴奋,他觉得在优仕佳进入烘焙展柜市场之前自己的精神又好了些了,但身子发软的感觉并未消除。秦歌曾怀疑自己是生病了,可他除了犯困,其它没什么不适的,这可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奇怪的感觉。于是,他在心里叮嘱自己,路上开车小心些,只跑自己的道,也就是靠着公路的右侧跑,秦歌在启动前还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行车的交通规则——“来左靠右”。

秦歌小心的在公路上行驶,当他行驶到一个地名叫“观音碑”的地方时,这里有一个大弯子,几乎成九十度,弯子两边的公路都是斜坡,坡度可能有四十来度。公路边长有苍翠繁茂的芭茅,其间还夹杂有桑树和其它一些杂树。那蓊蓊郁郁的芭茅,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成为乡村公路的一大特色,说得好听点,是一道风景线。不过,这“风景线”却是交通中最大的隐患,因为在公路转弯的地方,它往往遮挡了行驶者的视线,让其看不到另一面的情况。

秦歌想到照自己的路线行驶,不会有问题的,因而他也就放心的行驶。又因是下坡路,秦歌用力把离合捏住,这样就相当于空档滑行,当车子滑行到转弯的地方,秦歌觉得眼前有光一闪,心里只叫了一声“糟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撞倒秦歌的人叫王一,他骑车到“观音碑”时,看到左边的公路被人们踩出了一条平坦的道,而右边因为没人走,坑坑洼洼的,他想到左边好跑,而且看得出来,大家都是跑的左边,他若死守交通规则,不跑左边这好路,却去跑右边那烂路,别人见了,定会笑自己傻的。结果事情就出在他这一念之差上。

同样是下坡路,王一没像秦歌捏离合,而是用空档滑行,看来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骑车风格。看看要到拐弯处,车速已是很快的了,王一刚想换成五档,利用车子的惯性助燃,因为前面是上坡路,得加大油门冲上去才行,没曾想,那边却冒出了个车头来,“砰”的一声,王一的车劲头十足地撞在了那辆摩托车的车身上,把对方连人带车给撞翻在地上。

王一受到这巨大的震动的冲击,没能把持住,他和车斜倒在了公路上。王一将摩托车压着的脚拉了出来,他在心里庆幸着自己没什么事,仅仅是蹭破了点皮。像这点子皮外伤,简直就算不了什么的。

他把摩托车扶了起来,看到摩托车前轮的护轮壳在减震处已断裂,变形得很是厉害,毫无生气地瘫在前轮上,车前大灯的灯罩撞碎了,地上洒落着它的残骸。王一感到很痛惜。虽说这车没生命没感情,可骑久了,车主人对车便会生出爱怜之情,如同骑手对骏马,射手对良弓。原因是人有感情和生命。

王一正在感到痛惜,却想起被自己撞倒的对方。这次事故,全是他的,因为是他跑错了线路。不过王一这时一心想到的却是那被他撞倒的人的情况。他见那边没有动静,就跑过去,一看,吓了一大跳。

那被压在车下的秦歌,满脸都是血,人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王一担心对方被撞死了,急得来不知该咋办的了,只是不住地喊着“兄弟”,那声音直打颤。王一似乎想起来了,忙用手在秦歌鼻孔前试试鼻息,还好,还在出气。王一一阵惊喜,看来这人只是昏过去了,他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才稍稍平缓下来。

他过去想把压在秦歌身上的摩托车扶起来,谁知他受此惊吓,已是手脚发软无力,虽然他觉得自己使了很大的劲,可那车子却纹丝不动。王一知道自己是徒劳的,可他仍在坚持,似乎这是他目前唯一应该做的。

这时,有摩托车的声音传来,王一如同遇到了救星,那摩托车还没开拢时,王一就直向那摩托车师傅喊:“兄……兄弟!快……快……”

这骑摩托车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名叫张五。他见王一神色惊惶,说起话来那舌头好像变硬了似的,不听他使唤,便知道是撞车了。他赶紧熄了火,用侧架将摩托车架住,便急忙跑了过去。当他看到躺在地上像一个血人的秦歌时,也是大吃了一惊。于是他和王一合力把摩托车扶了起来。

那躺在地上昏迷着的秦歌,左颧骨处被撞伤了,肿胀得厉害,把眼皮全挤在一起,眼睛是没法睁开的了。有一条细细的伤口,渗出丝丝血迹。那秦歌脸上的血主要是他流的鼻血,现在已开始凝固了。他俩没敢去动秦歌,让秦歌平躺在那里。

王一好像想起什么来了,一脸焦虑地对张五说:“兄弟,看来他被撞得不轻,我得到镇上去喊救护车来,把他送到医院去,麻烦你帮忙照看到一下!”张五听王一这么说,也想到这救人如救火,万万耽搁不得的,而现在他俩个又没什么办法可想,不至于在这时干等着,送医院是唯一的办法。于是,张五忙答应下来。王一不知该对张五说些什么感激的话,一时之间,他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张五却催起他来了,叫他搞快点,别耽搁时间了。王一只是点了点头,说自己会尽快赶回来的。

王一把前护轮壳丢在一边,想踩燃自己的摩托车,那知他踩了十几下都没踩燃。张五见王一犯糊涂,就提醒他说:“兄弟,你那车子焖油了,一下子是踩不燃的,骑我的!”王一一听,醒悟过来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同时又对张五说:“真是太感谢你了兄弟!”说着,走到张五车旁,骑上车,一脚就踩燃了。在将启动时,他又对张五说:“兄弟,麻烦你了,我很快会赶回来的!”然后车后扬起了一团灰尘。

张五守在秦歌身旁,他见秦歌出气还算均匀,猜想着可能没什么大碍,他的心也没那么紧张的了。只是那秦歌血糊糊的脸很吓人的,张五就掏出自己的白白净净的手帕,到田边去打湿了,把伤口以外的其它地方的血擦拭干净,这时再看秦歌,就没那么吓人的了。而张五那张手帕被秦歌的血染成淡红的了,已经用不得的了,张五便把手帕扔到一边去了。

那些在坡上干活的村民,看到这里出了事,忙丢下手中的活,汇聚到这里来,想来看看需不需要有什么忙要帮的。

这些生活在贫瘠偏僻的小山村的村民,他们都有着一颗古道热肠,淳朴善良的心。当他们打老远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时,便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个老农着急地问:“小伙子,那个人咋啦?”

“昏过去了,还没醒过来!”张五回道。

老农与其他几个村民赶紧跑过来,老农责怪张五:“该怎么说你这小伙子呢!你看到人昏倒了嘛,赶快掐人中噻!那么能像根杆杆立在旁边呢?”说着,老农蹲下身子,大拇指用力掐住秦歌的上嘴唇。

张五忙2014年第三季度问:“老伯,你掐那里干什么?”

“人中啊!”

“这就是人中?我还以为人中是肚脐眼!”

张五的话把这几个村民逗笑了。

“你们这些年轻娃儿,老师上课时不是去钻芭茅笼笼(耍),就是坐飞机(开小差),啥子都不懂的!”老农数落张五。

张五刚想申辩,就听到秦歌“哎哟!哎哟!”地呻吟了起来。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张五惊喜道。

老农忙问秦歌哪里痛,秦歌说他嘴唇好痛。老农这才惊觉,自己还在用力掐着秦歌的“人中”。便松开了手,那被掐的地方留有深深的手指印。

这时,大家便说起张五来了。

“小伙子,你把人撞倒了,哪能等别个躺在这地上,不晓得想办法呢?像你这样子,要是严重的话,你就看倒他死哦!”

“你这些娃儿也太年轻了,没经过大风大浪的,一遇到事就吓傻了,不知道咋个办了。像这回,要是我们不下来,你就这样干等到,那得等到哪个时候哇!”

“虽说这里是个冷湾湾,没得人家,你可以喊嘛!你一喊,这周围的人听到了都会跑起来的。这人多了,就好想办法了噻!”

……

张五见大家误会他了,就申辩道:“你们搞错了,这人不是我撞倒的!”

大家没想到张五会是这样子的人,自己撞倒人竟然还不认帐,都很气愤。

他们问秦歌是不是这小伙子撞倒的。秦歌说他当时只觉得眼前有光一闪,就不晓得了。也就没看到是哪个撞倒自己的。

有个性急的村民说:“你看到也是他,没看到也是他,这不是明摆着嘛!”

“小伙子,做人得有良心!撞倒了人就要敢于承认嘛!”

“哼!你这小伙子才是掉起牙巴说话呢!这明明是你撞倒的,你还说不是你撞倒的,想赖都赖得脱的嗦!”

“小伙子,你把我们都当成是哈包(傻瓜)嗦!你说不是你撞倒的,大家看看那车子,那灯和护轮壳是那么子做起的嘛!”

张五见大家把车当作是铁证,就跟大家解释说:“那车不是我的,是撞倒这哥子那个人的。”

有村民觉得张五太可笑的了,在铁的事实面前他都还要狡辩,就调侃张五道:“那撞倒他的那个人呢?未必学土行孙钻了地啰!”

“他骑我的车子,到镇上去喊救护车去了!”张五耐心的解释着。

“小伙子,我们不扯远了,眼前这个事情,不管你说一千道一万,说到哪里去,没得哪个会相信不是你撞倒的。”老农虽然也感到很生气,但他还是比较和气地对张五说。

“说那么多做啥子?就算不是他撞到的,他这回也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那个性急的村民说道。

张五听大家这么一说,细细一想,觉得大家说得确实在理,就是自己也会这样认为的。弄不好自己得替别人背这个黑锅的了。张五不由得着急起来了,但他想对方留下了他的摩托车,只要有牌照,就能找到这个人。于是,他便朝摩托车走去。

这些村民以为他要跑,就要拦他,有的就对张五说:“小伙子,想跑是跑不脱的哟!该咋个样就得咋个样?”

张五见大家又误会自己了,有点哭笑不得的说:“我现在跟你们说什么,你们也不会信的了!我是来看看这车子的牌照,只要有了牌照,就好找到他这个人。”

张五到车前一看,傻眼了,原来这是个“光脑壳”(无牌照)车,这就无法找到车子的主人。这下子,自己不但要付医药费,还用自己的好车换人家的旧车,想不到自己做好事,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这下子真的像人们说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张五气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不过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想到那个人也许是真的去喊救护车的,我们看人得往好的地方去想。

还是那老农有主见,他叫大家赶快去弄一副担架来,先把人抬到医院去再说。有人说在哪去找担架。老农就告诉他们,砍几根竹子绑倒凉椅上就是一副担架了。

于是,大家很快做成了一副简易的担架,把秦歌扶倒担架上,老农叫几个村民和张五轮流抬。秦歌对大家说感激的话,大家都劝他不要说,好好把精神保养着,遇到这些事,哪个都会这样做的。

大家抬起秦歌没走多远,前面传来了车子的喇叭声。张五一听到喇叭声,很是激动地喊道:“救护车来了!”

有村民白了张五一眼,嘲讽他说:“我看你是想救护车想疯了,这救护车跑到这鬼地方来做啥子?”

共 6 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们从小说中读到到了乡村的美好,无论是村民,还是几个主人公。作品将撞车的前后用简要的笔触叙述出来,这种简写的方式不求表达其小说艺术,旨要表达主题思想。友情与人情的美,在小说完结后突显出来。【:柳絮如棉】

1楼文友: -09 16:09:26 平实的文字叙述了淳朴的民风,通过撞车一事表现出人性之美、善良之美这样的主题。欣赏!问好月儿常园老师!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南京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辽阳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友情链接
济南房产网